爱水者说

文章来源:长江水利网 发布时间:2007年06月14日
爱水者,安徽固镇韩朗亭先生也。人们常说: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,韩先生便是与水结了一生缘的智者。

认识韩先生始于他的散文集《家园》。我是个酷爱游玩的人,而韩先生的《家园》又多是记游之作,清雅如风之笔,写尽了我梦里如画的江山,读来确实很对味口。

初春时节,韩朗亭先生的第二本散文集《家园》下集又出版了。较之七年前的《家园》,这本集子更加精美,图文并茂,相互辉映,愈显作者老而弥坚的功力。

韩先生善写水,且才思如泉,虽无波澜汹涌的壮阔,但几十年来,汩汩之势,绵延不绝,至今也无歇息之意。他的正职是个水利专家,副职是个作家,但两样工作都干得有声有色。他与水结缘了一辈子,也与水奋斗了一辈子,水利是农业的命脉,也是韩先生的命脉。爱水、治水,个中情愫,皆凝结在字里行字,水是他文章的灵魂,也是他文章永恒的主题。

古人有“因水而想得意诗文”之说,漫步在韩先生众多的散文作品中,水作为一个特别的元素,消融了在抒情客体中的局限。徜徉其间,它们永远是多姿多彩的,而这些生动又仿佛是与生俱来的,没有后天刻意的塑造和雕琢的意味,仿佛山野林间的清清泉水,在阳光下闪烁着晶莹之光。在《深渡》、《漓江》、《重返西递》等文中,他的描述是小桥流水般的从容平和,他的长于叙事,使山光水色有了人的灵性,乡情如淡烟细水,浸润着读者的心。他的笔触不似那种急流湍湍的飞瀑,直兀地呈现让人猝不及防,而像一个久违的老友,从山重水复处蓦然转出,相逢是出乎意料的欣喜。

时下我们的很多新闻阅读都是浮光掠影式的扫描,抑制不住的喧嚣之声总让人们的心很难静得下来,一个“静”字,让我们在韩先生的文章里渐行渐远渐深,而这样的阅读,也建立了他与我们之间的共同体验。我注意到,他关于水的文章很多,一派清波给了他诗一般的灵感。他善与山水对话,在《黄河入海流》中,他面对黄河,以水利人的思索,写得既敦厚沉着,又多了几分哲人的睿智,很有气势。《北戴河听涛》里,“涛声是一种语言,从远古走来的语言,如一位历史老者在诉说日月洪荒、风风雨雨、日出日落”,在那里,水的倾诉只有爱水者听得懂。在众多的篇章中,他的描述准确生动并富有诗意,“没有水,周庄会像一条晒干的鱼,没有灵性、没有活力、没有风采……”(《品味周庄》)。在《还秦淮河以清碧》一文中,他以历史映衬现实,把十里秦淮昔日繁华和颓衰写得很有韵味,仿佛有一只手在轻轻地晃动着往昔的微澜。“何处去寻觅秦淮河历史深处的韵味呢?从古代诗人的咏吟里?从重新修复的诸般雕梁画栋里?或是从流逝千年的秦淮烟波里?……”每读至此,心境便随着韩先生的感慨而湿漉漉的了。在《都江堰的辉煌》和《坎儿井》等文中,他以内行的眼光观之,熟稔之中便多了几分高明,而清新和诗意的隐隐渗透,又超越了历史的凝重深厚。在这种氛围中驻足停留,蓦然间,潜藏已久的愉悦油然而生。

很喜欢“春风大雅能容物,秋水文章不染尘”那句诗,一直以为秋水文章是为文者的较高境界。文坛中大家云集,圣手如林,但能够达到此境界者并不多。不汲汲于溪流而期期于江海,希望韩朗亭先生向此境界不懈地行进。

在月白风清的静夜,读几页韩先生的美文,浸润沉潜于那些文字的深处,那些酿出的诗意便水一般轻盈地浮起,想象自己化身为鱼,游走在漫天流淌着的清澈澄明里,涤荡一番白日沾满尘土的思绪,诚如爱水者所言,许多的感动如水不期而至。 爱水者,安徽固镇韩朗亭先生也。人们常说: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,韩先生便是与水结了一生缘的智者。

认识韩先生始于他的散文集《家园》。我是个酷爱游玩的人,而韩先生的《家园》又多是记游之作,清雅如风之笔,写尽了我梦里如画的江山,读来确实很对味口。

初春时节,韩朗亭先生的第二本散文集《家园》下集又出版了。较之七年前的《家园》,这本集子更加精美,图文并茂,相互辉映,愈显作者老而弥坚的功力。

韩先生善写水,且才思如泉,虽无波澜汹涌的壮阔,但几十年来,汩汩之势,绵延不绝,至今也无歇息之意。他的正职是个水利专家,副职是个作家,但两样工作都干得有声有色。他与水结缘了一辈子,也与水奋斗了一辈子,水利是农业的命脉,也是韩先生的命脉。爱水、治水,个中情愫,皆凝结在字里行字,水是他文章的灵魂,也是他文章永恒的主题。

古人有“因水而想得意诗文”之说,漫步在韩先生众多的散文作品中,水作为一个特别的元素,消融了在抒情客体中的局限。徜徉其间,它们永远是多姿多彩的,而这些生动又仿佛是与生俱来的,没有后天刻意的塑造和雕琢的意味,仿佛山野林间的清清泉水,在阳光下闪烁着晶莹之光。在《深渡》、《漓江》、《重返西递》等文中,他的描述是小桥流水般的从容平和,他的长于叙事,使山光水色有了人的灵性,乡情如淡烟细水,浸润着读者的心。他的笔触不似那种急流湍湍的飞瀑,直兀地呈现让人猝不及防,而像一个久违的老友,从山重水复处蓦然转出,相逢是出乎意料的欣喜。

时下我们的很多新闻阅读都是浮光掠影式的扫描,抑制不住的喧嚣之声总让人们的心很难静得下来,一个“静”字,让我们在韩先生的文章里渐行渐远渐深,而这样的阅读,也建立了他与我们之间的共同体验。我注意到,他关于水的文章很多,一派清波给了他诗一般的灵感。他善与山水对话,在《黄河入海流》中,他面对黄河,以水利人的思索,写得既敦厚沉着,又多了几分哲人的睿智,很有气势。《北戴河听涛》里,“涛声是一种语言,从远古走来的语言,如一位历史老者在诉说日月洪荒、风风雨雨、日出日落”,在那里,水的倾诉只有爱水者听得懂。在众多的篇章中,他的描述准确生动并富有诗意,“没有水,周庄会像一条晒干的鱼,没有灵性、没有活力、没有风采……”(《品味周庄》)。在《还秦淮河以清碧》一文中,他以历史映衬现实,把十里秦淮昔日繁华和颓衰写得很有韵味,仿佛有一只手在轻轻地晃动着往昔的微澜。“何处去寻觅秦淮河历史深处的韵味呢?从古代诗人的咏吟里?从重新修复的诸般雕梁画栋里?或是从流逝千年的秦淮烟波里?……”每读至此,心境便随着韩先生的感慨而湿漉漉的了。在《都江堰的辉煌》和《坎儿井》等文中,他以内行的眼光观之,熟稔之中便多了几分高明,而清新和诗意的隐隐渗透,又超越了历史的凝重深厚。在这种氛围中驻足停留,蓦然间,潜藏已久的愉悦油然而生。

很喜欢“春风大雅能容物,秋水文章不染尘”那句诗,一直以为秋水文章是为文者的较高境界。文坛中大家云集,圣手如林,但能够达到此境界者并不多。不汲汲于溪流而期期于江海,希望韩朗亭先生向此境界不懈地行进。

在月白风清的静夜,读几页韩先生的美文,浸润沉潜于那些文字的深处,那些酿出的诗意便水一般轻盈地浮起,想象自己化身为鱼,游走在漫天流淌着的清澈澄明里,涤荡一番白日沾满尘土的思绪,诚如爱水者所言,许多的感动如水不期而至。

责任编辑:周愿
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