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看见了你的哀伤

文章来源:长江水利网 发布时间:2008年01月21日

丁良卓

在时间无限的长河里,人生是微小的波浪。人是有缺憾的,是有疼痒的,文学就是表现这种缺撼美和疼痒的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小说是用来疗伤的。日本当红女作家吉本芭娜娜《哀愁的预感》,以细密入微的笔丝,纯净脱俗的感觉,神品诗意一般地为我们影印了一个浅浅的、伤感的梦。

在《哀愁的预感》中,吉本芭娜娜用充满幻想和浪漫的笔调,勾勒了一个生命“存在”的图景。“生命就是时时刻刻不自在”。母亲娴雅,父亲睿智,两个女儿雪野、弥生单纯聪敏,一个好端端的家庭,“我们尽情地享受生活,每个人的内心都非常宁静,丝毫不用担心明天会发生什么。” 可是,人的存在是软弱无力的,也就是说人对外部世界是不可掌控的。一个宁静幸福的家庭,一场车祸,父母双双罹难,刹那间,“家”被搅得面目全非,无以替代的美景瞬间坍塌消逝,分崩离析。雪野和弥生被好心人哲生的父母收养,燕雏一般生命的妹妹弥生虽然受了惊吓,暂时失忆,但还能重构。清纯的女孩子,对月思人,情感停泊的时候,还会去想想心事呢,何况,在生命巨大的落差面前,已是高中生的姐姐雪野,心灵怎能不烙下难于磨去的阴影。旧的生活方式渐次远去的时候,雪野迷恋其中,对其心痛,最后,她选择了逃避,孤单地将自己以世隔开,生活在“分界线”以前的一种臆想时空里,不敢往现在的生活迈进一步。立野正彦是雪野封闭生活的“闯入者”,在立野正彦眼里,那些令人怀恋的事物、心痛的事……雪野就代表着所有这些情感因子。而这些存在于每个人记忆之城深处的思绪正是被雪野的无意唤醒,才发生了他们之间的师弟恋。粘得化不开的私情,一度曾使雪野怀上了他的孩子,聪明阳光的立野正彦像外星人一般优秀,没有一丝缺陷,雪野还是选择了回避,她害怕在自己的小天地里长期维持着的、懒散的生活会发生变化。天生具有预感的女孩弥生力图还原那一段逝去的生活,她在哲生、立野正彦的帮助下,决心探窥姐姐雪野的别样生活。最终,姐妹俩在父母遇难现场重逢,姐姐雪野从过去悠远的梦境里醒了过来,拾回了生活的信心和勇气。

我以为,日本唯美主义艺术不断地发酵,是和中古时代引进中国的宋词催化所分不开的。吉本芭娜娜《哀愁的预感》也是和其他日本唯美主义作家作品一样,在基调上,散发着浓郁的感伤;写作要素上,调动感觉、官能、情绪等等,营造出略带寂寞色彩的一种余韵。《哀愁的预感》虽然写得像一部私人日记,情稠绪浓,但文本十分地干净,十分地纯粹,作品像铺展着颜色深浅分明的田野。

人生活在时代的河流里,生命哗哗哗地逝去,无奈和落寞、悲辛和彷徨几乎是相随的,人在期待和回忆的相互作用中,总在调节自己。因为,我们比动物优越,我们心上、身上痛了、痒了,亲人可以帮我们疗一疗、扰一扰。人是经不起故事的塑造的,比如你看一部电影,想哭,就是无形中被故事塑造了,何况是《哀愁的预感》这么一部优秀读物呢。

责任编辑:周愿
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: